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说一段神话~ 20

【楼诚/蔺靖】神话AU,生子预警

前篇 19.楼诚重聚

20.醒来

从未见过他家景琰如此虚弱的模样,蔺晨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根本无法把脉。

明楼拉过他家小七的另一只手,细细探脉,发现只是气急攻心,顿时松了口气。

然而他刚要放开诊脉的手指,却忽然感受到另一股微弱的灵力波动。

他望向昏迷的人紧紧捂着的腹部,不由睁大了眼睛。

他家外甥,竟然,竟然跟一个凡人珠胎暗结!

天后知道要气死的吧?

 

蔺晨看明楼忽然变了的神色,急急问道:“怎么了?景琰出了什么问题?你快说啊!”

呃……明楼深深看了蔺晨一样,纠结着慢慢说道:“他……气急攻心,动了……动了胎气……”

“啊?”

什么?胎气?!

蔺晨赶紧摸上七太子的腕脉,细细探查之下,果然有微弱的胎息。

“动动动……动了胎气怎么办?”蔺晨紧张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明楼顿时心情愉悦,刚才还跟自己要死要活的打架,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如今这副无助又害怕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明楼笑归笑,自家外甥却不能不救的。

他将一部分自身灵力缓缓输入到景琰体内,保护了他腹中胎儿,同时梳理了他体内乱窜的灵力,渐渐地,景琰的脉象终于平稳下来。

蔺晨轻轻将他抱在怀里,亲吻他的额头,眼睛,双颊,念叨着:“景琰,你要吓死我吗?快点醒过来……”

 

明楼看着蔺晨焦急的模样,又看看旁边当着睡着的阿诚,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他拿过阿诚的手,探入一丝灵力,发现阿诚体内灵力全无!

他试着输送自己的灵力进去,却如泥牛入海,毫无踪迹。

就像以前蔺晨给阿诚输送灵力一样。

“本座问你,阿诚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昏睡不醒?”

蔺晨白了他一眼,本不想搭理他,但想到他刚刚救了景琰,而阿诚,可能还需要他救,于是他反问道:“你能把他救醒吗?”

明楼皱眉:“本座给他输送了灵力,但他似乎,不接受这些灵力。我需要知道他昏睡的缘由。”

蔺晨目光闪了闪,沉默了,他在纠结要不要现在认爹的问题。

这时,他怀里的景琰动了动,蔺晨立刻察觉到了。

“景琰,景琰你醒了吗?”

七太子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蔺晨焦急的模样。

他将头一偏,不去看蔺晨的脸,轻轻问道:“蔺晨,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蔺晨一时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事情瞒着他,难道自己身世的事?

见蔺晨不说话,七太子挣扎着要从他怀里下来,同时质问道:“这个人是谁?”

他看向的是昏睡的阿诚。

“他……他是我娘亲。”蔺晨小声说道。

“你说什么!”这一声来自惊讶到五雷轰顶的明楼。

“你……你娘亲?!”七太子忽然觉得自己方才怀疑蔺晨怀疑的莫名其妙,简直是脑子秀逗了,才会胡思乱想。

(看出来了,七太子的脑洞大是来自于他母后,俩人都是脑洞大开啊)

 

明楼忽然幻化出一把剑来,划破了自己的手,几滴血流出,被他悬浮中空中。

他又拉过蔺晨的手一划,蔺晨的几颗血珠也散在空中。

“舅舅,你干什么!”景琰赶紧抓回蔺晨的手,轻轻抚过,伤口便不见了踪影。

明楼没说话,他认真的看着空中的两个人的血液,慢慢的,空中的血珠融在了一起。

蔺晨也沉默的看到了空中的结果,半晌,两人都没说话。

明楼收了空中凝在一起的血珠,想到蔺晨今日待他的态度,忽然觉得很没脸见他。

“晨……晨儿,爹爹对不起你,爹爹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我……”

“够了,你不用说了。我对你,早就没了期望了。你就说,能不能救醒我娘亲?”

明楼尴尬一笑:“是,你慢慢来,我会让你接受我的。阿诚,我也一定会救醒他的。”

“那你救吧。我先送景琰回去。”

“哦。”

刚醒过来的七太子觉得,自己又多余了,我可不可以再晕过去?这里发生了什么?蔺晨是舅舅的儿子?

还有,阿诚这个名字好熟悉哦。

忽然,蔺晨脸上重重的挨了七太子一巴掌。

“……”景琰你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小时候夺走了我的灵力!害我都变得不聪明了!然后父王才把我丢下凡间!”

蔺晨一脸懵,你说的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啊!

“站住!”明楼喊道,“小七,把你刚才说的事从头到尾说清楚。”

舅舅,您老的表情怎么忽然这么吓人?我可以不说吗?

 

听完景琰对当年的叙述,明楼帝尊目光沉沉,原来,自己这个外甥才是害阿诚离开自己的罪魁祸首。

嗯,要不要揍一顿?

啊,不行,外甥肚子里怀着自己孙子呢,打不得。

难道就这么算了?

帝尊很不甘心。

所以,还是揍儿子吧。

谁让他当年吸了小七的灵力,他也是罪魁祸首!

而且,替自家媳妇儿挨揍,他肯定是愿意的。

于是,蔺晨成功又挨了一巴掌。

来自他刚刚相认的亲爹。

……

啊,这悲凉的人生。

 

“过来!”帝尊对自己儿子命令道。

蔺晨:“……”很不想理这个没尽过一天亲爹责任的亲爹怎么办?

“小七说天帝当年判断你身上有魔气,我查看一下。”

蔺晨了然:“不用查了,确实有。我没被冤枉。说起来,我一直以为我亲爹是个魔族……难道,堂堂天界帝尊,其实是个隐藏的魔族?”

明楼:“……”臭小子就不能盼我点好!

“阿诚不肯吸收散出的灵力,或许跟你身上的魔气有关。”

“嗯?”

明楼皱紧眉头,面色凝重地翻转右掌,一股灵力源源不断地探入蔺晨体内。

金色的灵力光束顿时照亮了整个山洞。

被强行注入灵气探查奇经八脉的滋味并不好受,蔺晨很快全身发抖,面色苍白,眉间一点朱砂若隐若现。

“阿晨,你怎么了?”

七太子上前欲扶住摇摇欲坠的蔺晨,明楼大喝一声:“别碰他!”

他这一出声,金色的灵力顿时断了一节,蔺晨眉间的朱砂愈发鲜红起来。

那朱砂,是他刚出生的时候,阿诚的一滴心头血,用于压制他体内的魔息。

若这滴心头血被强行迫出,蔺晨便有五成的可能会成魔了。

明楼明显感受到了这滴血的作用,他双手一翻,化出七成修为转为巨大灵力注入到蔺晨身体之中。

但蔺晨体内的魔气方才被他激发了出来,此刻却不容易被压制了。

七太子眼看着蔺晨脸色越来越白,眉间那一点却越来越亮,他面色焦急,但此刻,他体内的灵力刚被平复,他想帮明楼的忙,却发现大部分灵力竟然使不出!

就在这时,山洞中忽然升起一阵大风,山间灵气席卷而来,化为巨大漩涡,漩涡中间,正是快要压制不住魔气的蔺晨。

山间灵气从蔺晨的四肢百骸渗透进他的身体,与明楼注入的灵力一道,击碎了蔺晨体内藏了千年的魔息。

魔息一散,蔺晨吐出一口鲜血,人也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阿晨!”

七太子将他牢牢抱住,圈在自己怀中。

明楼帝尊方才消耗了巨大灵力,此刻眼前一阵眩晕,向后踉跄一倒,一只胳膊靠在了床沿上,才勉强没有很没面子的倒下。

山洞中的风停了,空气的中灵气似乎淡了许多。

明楼感受到忽然稀少的灵气,愣了半晌,忽然开口轻轻说道:“阿诚,晨儿体内魔气已除,你可以放心了。”

“多谢……帝尊……相助……”

明楼身后躺着的阿诚缓缓睁开了眼睛。

-----------------

诚诚终于醒了!

阿许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章又啰嗦了这么多!

明明想20章完结的!

╮(╯▽╰)╭

评论(54)
热度(137)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