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说一段神话~ 17

【楼诚/蔺靖】神话AU,生子预警

前篇 16.送上门的七太子

17.认定

第二日中午,七太子才醒了过来,他动动手指,感觉全身像被撵过似的疼。

这具身体是他的原身,说疼就是疼到心里那种疼。

昨晚蔺晨做的太狠,他感觉自己的元神都要被撞出来。

只是,这会儿他醒了,身边居然没人!蔺晨呢?

他挣扎着不顾身上的疼痛想爬起来,发现身子干爽,没有任何黏腻。看来如同以前一样,蔺晨帮他清洗过了。

然而等他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后面流出些许液体,他的手按在小腹,发现那里居然还是鼓鼓的!

这个蔺晨,居然只给他清洗了外面,而没有清理里面!

七太子一下子红了脸,气的。

他施了个法,将房间布下结界,在桌上倒了杯茶,随后将整个茶杯一丢,落在地上,成了个大小合适的浴桶。

他坐进去,脸色发窘的自行清理还在不断流出液体的那里,发誓待会儿一定要宰了蔺晨!

这时,房门开了,蔺晨带着笑意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结界好似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他走到浴桶边,柔声道:“景琰,你醒了,我帮你洗……”

七太子吓了一大跳!

他明明设了结界,蔺晨是怎么进来的!

还有,他居然没有听到蔺晨的脚步声!

“景琰看到我怎么一副受惊的样子,这让在下实在难过呀。”

“你!你怎么进来的?”

“嗯?”蔺晨回头看了眼房门,“门没锁,我推开门就进来了啊。”

七太子无语,忽然抓起蔺晨的手,探入一丝灵力,进入蔺晨的奇经八脉。

蔺晨就这么半弯着腰,任他拉着手查探。

越探,七太子越是惊奇。

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知道,他喜欢的这个人,居然早就成了个半仙!

想到当年做萧景琰的时候,蔺晨从未透露过这些方面的事,七太子一时很纠结,也很生气!

“蔺晨,你瞒了我多少事……”

轻声一叹,七太子撤出灵力,松开了蔺晨的手。

听到这声叹气,蔺晨愣了愣,看到被放开的手,眼中闪过一丝酸楚,随后他唇角一弯,被放开的那只手落在浴桶边缘……

只听“砰”的一声,浴桶居然毫无预警的一下裂开!里面的水撒了一地!

七太子本来靠着浴桶壁上,在里面半蹲着,这浴桶一坏,他立马向后倒去!

预料中的,他没有跌在冰冷的地上,而是被蔺晨抱在了怀里。

蔺晨手指一勾,床榻上的锦被飞过来,缠在了七太子的果体上,蔺晨抱着被子,将被子里的人轻轻放在床上。

“放开我!”

“嘘……景琰,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蔺晨眼中似有恳求,七太子别过头去,不再挣扎。

 

话说另一边,明楼帝尊听了天后娘娘的话,前往魔界寻找他的小貔貅阿诚。

要去魔界,必先经凡间到达神魔之隙,通过魔界封印那里,才能进入魔界。

帝尊自天界下了凡间,直向东边的神魔之隙而去。

快到的时候,明楼分心留意了周边的环境。

人间已经过了几千年,神魔之隙周边也大变了样子。

神魔渐隐,人间的灵气也渐渐稀少,但临近神魔之隙,却有一座山,远远望去,灵气环绕,宛如一座仙山。

明楼只扫了一眼,山上灵气被封印住而不外露,想必是哪个修仙之人的手笔。

然而有如此充沛的灵气在,那修仙之人居然还没成仙,可见是个资质差的,比他家阿诚差远了。

很快,他便到了神魔之隙的入口。

连通人间和神魔之隙的通道,当年被魔尊灼衍封印,到如今几千年过去了,那通道上,仍是一团紫色的光团,似乎没有消散过。

明楼试了试,他当年的重伤还未痊愈,无法从此处进入神魔之隙。

但神魔之隙当年是他主导建成的,他自然有其他方式进去。

两手翻覆,他口中念出一个口诀,面前离开出现一道蓝色的入口。

他迅速闪身而入,一下就进入了其他神魔无法通行的神魔之隙。

 

与人间不同的是,神魔之隙作为独立的空间,奇花异草长了几千年,里面的灵气非常之浓厚。

明楼静静站了片刻,这空间中,似乎没有阿诚的气息。

他走了半天,在仿若原始森林般的神魔之隙绕了几个圈子,终于找到了当年由他一手封印的,通过魔界的大门。

封印仍旧金光闪闪,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明楼皱眉,以阿诚的实力,他能够在不破坏两个封印的前提下,进入到魔界吗?

还是说,有魔族同行?

想到天后娘娘说的,阿诚腹中怀了魔胎,明楼的手便紧紧握拳。

当年,他与阿诚的第一次,就是在这神魔之隙中。

上古貔貅,有口无肛,当年他们之间那一场,还是自己动用了法力,取巧得来的。

倘若阿诚真的能够怀胎,那也应该是他明楼的!

但天后跟他说,那是个魔族血脉!

明楼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知道,天后说的只是一面之词,他必须找到阿诚,求证后才能下结论。

缓缓吐出腹中浊气,他慢慢静下心来。

首先要找到阿诚。

神魔之隙里根本没有阿诚的气息,说明阿诚根本没能逃往魔界。

那,阿诚只可能在凡间了。

当然,还有一种很小的可能,那就是有个魔力高强的魔族,带着阿诚进了魔界。

但魔界当时最强大的魔族,就是魔尊灼衍,而灼衍,已经魂飞魄散了。

所以,这个小概率事件,暂时不考虑。

明楼再次掐诀,离开了神魔之隙,回到了凡间。

他散出一丝灵力,探查是否存在阿诚的气息。

然而,凡间浊气太重,他的灵气走了没多远,便被浊气所污染,失去了它的探查能力。

明楼收起灵力,踏上凡间的土地,一寸寸的去寻觅心上之人。

 

他在凡间走了近二十年,踏遍了万水千山,问过了千人万人,居然一点阿诚的消息都没有。

他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的结论下的武断了,说不定,阿诚真的去了魔界呢?

而就在他准备放弃凡间要去魔界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也在寻人的消息,而且那边还有被寻人的画像。

他偶然间得到了一张画像,画上的人竟然像极了他的阿诚!

然而,他们要寻的却是个刚成年的少年,他家阿诚,若是真的在人间的话,至少也两千岁了,绝不会是个少年的样子。

但明楼又觉得,许是跟阿诚有关系呢?

于是他便悄悄探听他们的消息。

 

寻人的是琅琊阁的人,他们要找的是萧景琰的转世,自几年前就开始找了,但直到现在也没有找着。

找了几年,虽然没找到人,但琅琊阁也发现了几个长相相似的,带回琅琊山却都被阁主退货了。

他们阁主说:“人不对,继续找。”

人怎么就不对呢,你看这个,明明非常相似了!

阁主表示:我家景琰的气息我当然不会认错。说不对就是不对!

明楼又跟着他们找了几年,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而有一天,琅琊阁的人突然停止找人了!

明楼想,难道他们找到人了?

结果还没等他去琅琊山验证猜想,就听琅琊阁散布在各地的人说,他们阁主疯了,居然做了个假人,当成那个萧景琰的转世,每天陪着自己。

明楼了然,他很能理解那位阁主的处境,他自己再找下去若找不到阿诚,他想,自己也会疯掉的。

知晓再这么找下去还是不会有结果,帝尊思考过后,回了天庭,去搬救兵。

 

七太子只听完了蔺晨这些年如何如何寻找萧景琰的转世,便心中难过,躲进被子里,再不肯出来。

蔺晨等了自己那么多年,但自己呢,只是一味的躲在天上当逃兵。

“景琰,你快出来,待在里面会憋坏的。”

七太子不动。

蔺晨又劝:“你不出来,我亲手做的午饭可要给‘你的转世’吃了……”

“……”

神仙不用吃饭。

七太子嘟囔着,忽然,他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

他的转世?

七太子忽然掀开被子,怒吼道:“你爱跟那人吃饭就快去!本王要回天庭!”

蔺晨赶紧把人抱在怀里,笑道:“终于舍得出来了?”

“放开我!你都有别人了还抱着我做什么!”

“没有别人,只有你!我蔺晨认定的只有你!”

------------

诚诚:我的戏份还没到吗?

楼楼:我的戏份全程没有说话?

阿许:你们的戏份现在是过渡章~╮(╯▽╰)╭

评论(17)
热度(108)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