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说一段神话~ 14

【楼诚/蔺靖】神话AU,生子预警

前篇 13.不如惜取眼前人

14.飞升

有蔺晨在,萧景琰的伤好的很快,没几天就能下床活蹦乱跳了,就算此时大渝大军杀过来,萧景琰也能上阵杀敌,不带含糊的。

蔺晨这几天就住在萧景琰的大帐里,“贴身”照顾伤员。

列战英和戚猛轮流来暗示加明示给蔺先生找个舒服些的住处,都被蔺晨挡了回去。

“你们殿下这次伤的太重,夜里容易病情反复,有我这个大夫在,你们能安心些。”

……

就是有你在,我们才不能安心好吗!

而萧景琰呢,就坐在床上,默认蔺晨的说法,表示自己夜里容易病的更重。

列战英泪奔,妈蛋,我们耿直的靖王殿下被人拐跑啦!

 

过了几天,萧景琰伤势康复,对着大渝宣战。他们来此处,本来就是要将蠢蠢欲动的大渝打回老家去。

由于前阵子的夜袭,大渝元气大伤,此次大战,结果可想而知。

打了四天,大渝铩羽而归,自两国防线后退百里。

萧景琰一高兴,宣布今晚犒赏三军,酒肉管饱!

整个大梁军营当下进入狂欢模式。

大小将领都来敬酒,萧景琰一一应下,端起杯子就喝。

蔺晨被他的酒量惊呆了,他都数不清今晚萧景琰喝了多少。

最后,夜半三更了,狂欢的热度终于下去,因为没几个还醒着的了,全都醉醺醺的睡过去了。

蔺晨特意少喝了些,但此刻也有些不甚清醒,他扶着喝的更晕的萧景琰回大帐,两人刚到床边,就摔在了床上。

蔺晨压着萧景琰半边身子,萧景琰嫌被压的不舒服,抬起一条胳膊推他,蔺晨稍稍清醒,还记得睡觉要脱衣服。

他迷迷糊糊的坐起,先扒了自己的外衣,又去解萧景琰的盔甲。

盔甲又硬又沉,蔺晨累出一身汗,终于把萧景琰一身盔甲脱下,他抬起萧景琰把人一滚,萧景琰就翻个身滚到了床里边,蔺晨顺手丢了盔甲,探上床去。

萧景琰被他一滚,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蔺……晨?”

听到心上人用如此有磁性又低沉的声音喊他名字,蔺晨原本出过汗有些清醒的脑子瞬间闪过一丝清明。

他翻个身子,双手撑在萧景琰身子的两侧,居高临下眼光幽深的看着他。

准确的说,他是在看萧景琰那红润的双唇。

“为什么一直没来看我?”那双红唇问。

“景琰……”蔺晨咽了咽口水。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我很……想你。”

蔺晨的脑子“轰”的一下炸了,他听到了什么,他家景琰说……想他?

“你……你是说真,真的?”蔺晨结巴了。

萧景琰微微一笑,原本绯红的脸此时明媚的像春光一样。

“骗你有什么好……”处?

萧景琰被蔺晨堵住了嘴。

两人吻得气喘吁吁,满身是汗。

蔺晨热的脱了身上的里衣,埋下头,继续亲身下人的嘴。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向着萧景琰的衣服里面探去。

半晌,萧景琰闷哼一声,蔺晨寻到了洞口,一挺而入。

一番云雨过后,两人都酒醒了大半。

萧景琰看着蔺晨身上的痕迹,脸色悄悄的更红了。

蔺晨甜蜜的笑着,捉着萧景琰的脸索吻。

这一夜过后,两人之间的结界打通,越发亲密起来。

 

就这样没羞没臊的过了十来天,蔺晨有天忽然感觉体内气血翻滚的厉害,细细一算,他出来已经二十多天了,再不回琅琊山,怕是体内魔息要压制不住了。

匆匆跟萧景琰告别,蔺晨离了军营一个瞬移就回到了琅琊山。

他迫不及待地去找他娘亲分享心事。

“娘亲,我很快带个儿媳妇儿回来看你。看在儿媳妇儿的份上,您能不能醒来看一眼啊?”

阿诚还是不理他,但山洞内的灵气斗然聚集起来,绕在蔺晨周围。

他感受到了蔺晨身体内不稳定的魔息。

蔺晨在这山洞里打坐一天,才觉得体内魔息完全被压制了下去。

他又给阿诚输送了些灵力,喂了些玉露,才回了琅琊阁。

此后的几年里,蔺晨除了在琅琊阁处理正事以外,就是帮梅长苏调查真相以及布置复仇之路,还有隔三差五的消失一个月,出去“私会”萧景琰。

五年后,赤焰冤案沉雪,蔺晨与梅长苏和已经是大梁太子的萧景琰聚在一起把酒言欢,为十几年前冤死的亡魂祭奠。

后来,大梁陷入三国围攻之中,梅长苏请战,蔺晨随他出征。

三个月后,大战告捷,梅长苏死得其所,在战场上耗尽最后一滴心血。

蔺晨心中难过,但他知道萧景琰更是难过。正要回金陵,忽然收到他老爹的传信,要他速速回琅琊山。

千百年了,他还是第一次收到他老爹如此焦急的传信,立马回了琅琊阁。

然而老阁主却没在,他找了半天,最后在阿诚的山洞里找到了他。

 

“老爹?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蔺舍之须发全白,静静立在阿诚床前,身上不时散发出白色的浅浅的光芒。

“晨儿,老爹怕是不能再陪着你们了……”

“什么意思?”蔺晨自然看到了他身上不由自主散发出的微光。

“托阿诚的福,我活了几千年,如今真的可以飞升入天界了……”

蔺晨惊讶的张大了嘴:“真的?恭喜老爹,心愿得偿!”

“臭小子,巴不得老爹赶紧走是不是?”

蔺晨赶紧摇头。

“心愿是达成了,然而,”蔺舍之郑重的看了一眼蔺晨,“清修多年,我却有了牵挂,有了不舍。晨儿,你身上的魔息还未完全被压制,不知何时就会……老爹舍不得离开你……”

蔺晨眨眨眼,用轻快的语气道:“那老爹到了天界,帮晨儿找几个厉害的神仙来,不就能压制了嘛。飞升是好事,老爹怎的还伤怀起来了?这可不像你了。”

蔺舍之淡淡的笑了笑:“晨儿说的对,老爹会尽快带神仙来看你。”

在一片白茫茫中,蔺舍之的身影不见了,最后,溢满了整个山洞的白光也渐渐散了去。

蔺晨立在洞中,看着白光散尽,终于卸下伪装的笑意,皱紧眉头,一滴眼泪自他左眼眼角流出,很快化入空气中。

他轻轻道:“老爹,愿你在天界过得更好。”

他坐在昏睡的阿诚身边,帮阿诚活动活动手脚,免得他醒来的时候手脚僵硬。

“娘亲,琅琊山只剩你陪我了。”

三天后,蔺晨通告天下,琅琊阁老阁主仙去,此后琅琊阁由他蔺晨一手掌管。

但天下人纳闷的是,老阁主没了,琅琊阁居然不发丧不吊唁,只是将老阁主的画像挂起,供他人瞻仰。

(你们能不能好好理解仙去的意思,人家老阁主成仙去了嘛,发什么丧)

再过三天,大梁太子萧景琰进了琅琊山。

他在琅琊阁内院的小亭中发现了蔺晨,那人在自斟自饮,但桌上却还有一个杯子,是空的。

他走上前,将蔺晨抱进怀里,轻轻道:“阿晨,你还有我。”

蔺晨在他怀里靠了半晌,将人轻轻推开:“景琰,谢谢你。陪我喝一杯吧。”

“好。”

 

话说到了天界的蔺舍之并没有很顺利的结识到多少厉害的神仙。

他本是凡人,即便修炼飞升,到了天界也只是个小仙,最多能到第三重天。

而厉害的神仙们,都住在五重天以上。

他唯一见过厉害神仙的时候,就是在刚上天界,接受洗礼的时候。但他那时根本不知道到底谁更厉害一些,反正看起来他们都比自己厉害的多。

于是,他在前三重天混了好几天了,也没结识到什么大人物。

“仙友,小仙刚刚上天,可否劳烦仙友给讲讲天界的情况?天界除了天帝天后,谁更厉害啊?小仙怕有朝一日什么也不懂,别再冲撞了大仙们。”

被蔺舍之逮到的正是当年经常被阿诚抢小黄鱼的第三重天的掌事天官,梁仲春。

“这天界嘛,除了天帝天后,最厉害的自然是明楼帝尊。百年前,帝尊凭一己之力,将魔界老大灼衍魔尊打的魂飞魄散。”

梁仲春讲到这点,眼中是满满的崇拜。

“不过,你不用怕碰到帝尊,因为帝尊已经闭关近百年了,还未出关。唉,都是当年神魔大战受的伤,不知帝尊何时才能养好身体。”

梁仲春的语气中又含着满满的担忧。

蔺舍之心中一个咯噔,突然想到,他在天界想找救兵救他的晨儿,但天界若是将晨儿当成魔族可怎么办?百年前还有过神魔大战呢。

何况,他一度怀疑他家晨儿的亲生父亲是个高阶魔族。

百年,晨儿是出生在神魔大战之后,既然那个什么魔尊的都魂飞魄散了,想必魔族应是轻易无法去往凡界,那晨儿必是在神魔大战之中或之前怀上的。

虽然不知道貔貅的孕育时间有多长,但推算来说,这样是合理的。

最后,蔺舍之得出结论,他不能轻易透露蔺晨的消息,若是天界知道了魔族有遗脉在人间,他家晨儿的命能否保住还另说呢!

然而几天后,他居然在一重天的南天门处发现了熟人。

他定睛细看,这不是他家晨儿的心上人萧景琰嘛!他怎么来天界了?

---------------

终于有了老阁主的大段戏份~╮(╯▽╰)╭

以及,终于有我帝尊的戏份了(虽然是在别人的台词中)╮(╯▽╰)╭

温馨提示:下章有虐~这个都应该看出来了╮(╯▽╰)╭

评论(31)
热度(110)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