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说一段神话~ 13

【楼诚/蔺靖】神话AU,生子预警!

前篇 12.斩断情丝吧

13.不如惜取眼前人

从此以后,蔺晨果然不再下山,也不再过问大梁七皇子的事,甚至,连大梁的消息他都甚少关注。

他现在关注的,就是怎么样让阿诚醒过来,和在他老爹的淫威下,照顾那个捡回来的白毛。

他试探过阿诚身上的灵力,几乎探不出来,可见,几千年了,琅琊山的灵气再充沛,也没能补充到阿诚身体里去。

蔺晨试着将自己的灵力缓缓输送给他,但也无济于事,那点灵力,如泥牛入海,毫无踪影。

就这样过了几年,白毛重新长好了一副身体,慢慢的,也能开口说话了。

他给自己去了新名字,叫梅长苏。

然后,蔺晨自我逃避的“逍遥”日子到头了。

每天,在琅琊阁老阁主的默许下,梅长苏一点一点去了解这几年大梁的时局和人事,思考每件大事小事大人物小人物的走向,有时自己难以捉摸出结果时,还要拉着蔺晨商量。

蔺晨对此表示反抗,梅长苏道:“蔺少阁主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我不找你商量找谁啊?”

被戴了高帽的蔺晨不得已,“被迫”听了许许多多有关萧景琰的消息。

啊不,其实人家梅长苏没有天天跟他说萧景琰的事,明明跟他说的是大梁国事、政事和人事,但是最终到了蔺晨脑子里,没有左耳进右耳出的,只剩了萧景琰。

萧景琰在东海打了几场仗,身上多了几道伤,回金陵受了几次罚,蔺晨记得无比的清楚。

“这下真是栽了……”

蔺晨感叹。

明明过了好几年了,自己居然还对同一个人念念不忘的,可不就是栽了嘛!

梅长苏说,他想趁着他还活着的这些日子,做一些想做的事,而他想做的事,就是复仇。

蔺晨想,他也应该趁着萧景琰还活着的日子,做一些他自己想做的事,毕竟人生苦短,与其一直空叹“满目山河空念远”,自己真的“不如惜取眼前人”。

于是,蔺少阁主又下山了。

老阁主站在山口,望着又被破开的结界,感叹一句“儿大不由爹”。

 

这次蔺晨去的是北疆。

萧景琰奉命在此备战,北面的大渝最近又有些不安分。

蔺晨到了大梁军营前,递了拜帖,这次营中主事的居然还是列战英。

他一看琅琊阁蔺晨求见,赶紧火急火燎的冲出大营,亲自恭迎。

蔺晨受宠若惊。

进了大帐,列战英才说出实情:“蔺先生,还好您来了,您快看看殿下去吧!”

蔺晨心里“咯噔”一声,快速向帐内走去。

出现在他眼前的又是一张苍白虚弱的脸,萧景琰又高烧昏迷了。

“到底怎么回事?”蔺晨沉声问道。

“前夜,殿下带我们夜袭大渝军营,夜袭成功了,但回来以后才发现,殿下受了重伤。”

“伤在何处?”

“后背。因天黑,殿下又掩饰的好,我们都没有发现。直到进了大帐,殿下才倒下。现下伤口发炎,殿下又发起了高烧……”

“退烧药呢?”

“军医喂了一碗,但似乎,效用不大……”

“知道了,再去熬一碗吧。”

“是。”

 

蔺晨心疼的抚摸萧景琰苍白的脸,暗骂自己,既然放不下,何不早来找他?这样,他就能少受一些苦难了。

他拿出怀里的一只碧玉小瓶,撬开萧景琰失色的双唇,将里面的玉液一点点滴落进去。

玉液被萧景琰咽下,他的脸色居然马上就好了许多!

蔺晨安慰的笑笑,这本是给阿诚提炼出的琅琊山的青草玉露,为他娘亲修复灵力用的,此时,他也顾不得了,只能先稳住萧景琰的伤势。

他方才诊脉,就发现萧景琰伤的不轻,失血太多又烧的厉害,身体底子都有些损害,无奈之下,他只能拿这玉露先救命了。

蔺晨将他轻轻环住,解开他后背上的绷带,一道极深的伤口展现在他眼前,还不住的向外滴血。

蔺晨的心揪了一下,拿出琅琊阁秘制的伤药,一点一点轻轻洒在那渗人的伤口上,先帮他止血。

他的手划过萧景琰背上其他部分,看着那横七竖八的伤疤,再次懊恼自己怎么没早点来找他。

重新包扎好伤口,蔺晨将萧景琰放回枕上侧躺,萧景琰离了他的怀抱,竟不安的眨了眨眼。

随后,他慢慢将双眼睁开一道缝,轻轻道:“你来了。”

听到这句带有无限期盼的短语,蔺晨心中震动非常。

他缓缓蹲下,视线与萧景琰平齐,温柔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萧景琰似乎没听到他说什么,只是笑着又说一句:“真好。”

然后笑着又睡过去了。

蔺晨靠在他床头,呆呆地看了他好久。

景琰,你竟然,在盼着我来吗?

 

过了半个时辰,列战英端了新熬的退烧药来。

蔺晨又把萧景琰轻轻抱起来,喂他喝药。

担心昏迷中的人无法吞咽,蔺晨直接将药倒入自己口中,然后嘴对嘴的一点点将药液顺入萧景琰口中。

列战英在一旁已经见怪不怪。

喝到一半,热乎乎的药液似乎起了作用,萧景琰开始无意识的吞咽,同时,嘴唇一张一合,看上去竟像是在与蔺晨接吻!

蔺晨屏住呼吸,控制住自己发颤的手,坚持将口中剩余的药液渡进了萧景琰口中。

在他想要离开时,萧景琰似乎察觉到他的意图,居然张开了嘴,轻轻咬住了蔺晨的下唇!

蔺晨顿时僵住了。

然而萧景琰并不放过他,他用自己的牙齿和双唇轻轻摩挲蔺晨的唇,蔺晨被他刺激的只觉全身血脉倒流,感觉像是体内魔息又开始发作了一样!

想到这一点,蔺晨立刻清醒了过来,赶紧将两人的唇分开。

这时,原本昏迷的萧景琰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看见了近在咫尺的蔺晨的脸,和那被自己蹂躏的泛红的双唇,原本苍白的脸色一下变得通红。

“你……你怎么在这儿?”

萧景琰好不尴尬。

看他尴尬,蔺晨却笑了:“怎么?殿下这意思,是敢做不敢认啊?亲都亲了,殿下想不负责任吗?”

萧景琰别过头,小声道:“闭嘴。”

“既然殿下醒了,剩下的半碗药,殿下自己喝了吧。”

蔺晨将药碗送到萧景琰眼前。

萧景琰盯着这碗药,感受到口中的苦涩,又想起方才迷迷糊糊中感受到的蔺晨嘴里的甘甜,脸更红了!

原来,蔺晨是在给他喂药,他还以为……还以为……

哼!

他忽然生气了,自己竟是自作多情了!

他抬起手,刚要接下药碗,就见蔺晨将药碗拿远了些,说道:“哎呀,看我,殿下现在是病人啊,病人这么虚弱,还是在下亲自喂比较好。否则,万一殿下连碗都拿不住,岂不是辜负了煎药人的辛苦?”

“本王,才没有那么虚弱……”

“殿下还是不要逞强,来,在下喂您,啊……”

蔺晨把药碗拿回来,抵在萧景琰嘴边。

萧景琰抬眼看他,见他一脸温柔的样子,张开嘴把药喝了。

喝完,他就觉得脑子晕乎乎的,想赶紧躺下休息,然而蔺晨还抱着他,似乎没有要放下的意思。

“我……本王要休息了,你,你先出去吧。”

“哦,殿下睡吧。正好在下也累了,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在下可是好几天没睡过好觉了呢。”

萧景琰眼中露出关切的神色,刚想说“你赶紧去休息”,结果话没说出口,就见蔺晨一翻身,躺在了自己身后。

“在下休息了,殿下自便。”

萧景琰:“……”你这样我还怎么睡!

明明脑袋昏昏沉沉,但萧景琰却一直睡不着。

他脑中一下闪过与蔺晨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琅琊阁上的刁难,东海边的照料,他都记忆尤新。

尤其,当年蔺晨一声不吭的突然告辞再也没出现,萧景琰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生气!

而生气过后,他又开始想念蔺晨身上的气息。

再后来,他开始想念蔺晨。

原本以为再无机会见面,没想到,远在北疆了,他竟然又见到了想念许久的人。

而这人,正在自己枕边酣睡。

闻着熟悉的气息,萧景琰放松了身体,终于慢慢进入了梦乡。

 --------------

站在一旁的列战英:你们就这样双双睡过去了,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评论(23)
热度(110)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