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楼诚/蔺靖】说一段神话~ 12

神话AU,生子预警!

前篇 11.心病还需心药医

12.斩断情丝吧

萧景琰湿漉漉的眼睛委屈的看着蔺晨,最终,蔺晨败下阵来,认命的将杯子放回去,直接把茶具全部端过来,萧景琰拿了个新杯子,自己倒水自己喝。

蔺晨看他严肃的一杯一杯灌水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

萧景琰喝饱了,看他笑,也跟着笑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

蔺晨把茶具端回桌子上,继续揉他的脚:“我不来,你脚怎么办?”

萧景琰看他用力的揉自己的脚踝,可是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顿时有些慌。

“我的腿怎么没有知觉了?”

蔺晨没好气:“有知觉你还不痛死了!”说着,手下更加用力。

然而萧景琰还是没有任何知觉,他连蔺晨的手对他脚踝的触摸都感受不到。

“……你在生什么气?我的腿以后都不能用了吗?”

“……”蔺晨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直在生气!

“能用!”

“可是……啊!”萧景琰忽然痛的尖叫一声。

蔺晨坏笑:“感觉到了吧,我把你左腿的痛觉暂时封住了。”

萧景琰呼吸急促的喘着气,刚刚那一瞬,他感觉自己的脚踝都要被蔺晨捏断了!

蔺晨耐心的给他揉脚,整个大帐里都是萧景琰重重的呼吸声,蔺晨听得心烦意乱。

他不经意间抬头,看到萧景琰眼眶红红的,顿时愣了。

刚才真的有这么痛?都把人给疼哭了?

 

“你……你没事吧?刚才……也没那么疼吧?”

萧景琰顿觉失态,连忙扭过脸去。

蔺晨嘴角弯了弯,这七皇子真有意思,疼哭了还害羞。

过了一会儿,就听萧景琰轻轻的说:“小时候有次崴了脚,皇长兄也是这样给我揉脚……”

蔺晨顿悟,感情不是疼哭的,是又想起伤心事了。

他试图安慰道:“你皇长兄要是知道你又把脚伤了,肯定心疼死了。”

就像他自己心疼一样?

萧景琰闷闷的说:“人都没了,还怎么心疼。”

蔺晨一愣,想到书简中记载的那些事情,感受到萧景琰的悲伤缓缓溢满整个大帐。

他向前坐了坐,把难过的萧景琰揽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萧景琰,你想哭就哭吧,这里没有别人……”

萧景琰把头靠在蔺晨怀里,感受到莫名熟悉的气息,瞬间安心,接着眼泪汹涌而出。

蔺晨暗暗叹口气,但也只能拿手轻拍着他的背部,无声的安慰。

渐渐的,他就感觉胸前的衣服湿了大半,贴在身上热热的,烫烫的。

过了很久,哭累了的萧景琰在蔺晨怀里沉沉睡去。蔺晨抱着他,一直看着外面天色渐渐变亮。

 

早上,萧景琰从蔺晨怀里醒过来,感觉这一觉睡得无比舒坦。

而他睁眼正好对上蔺晨玩味的眼神的时候,顿时发现此刻的情形尴尬无比,而蔺晨,还保持着轻轻拍打的动作。

他迅速退出了蔺晨的怀抱,低着头不好意思看他。

他眼神向上一瞥,看到蔺晨胸前皱巴巴的衣服,顿时脸红。

昨晚,他怎么就靠在蔺晨怀里哭了半天,最后还睡在人家怀里了呢。

蔺晨也不说话,只是伸过手扯了扯一直粘在身上的衣服。

又潮又皱,也不知道萧景琰是怎么枕着就睡着了的。

萧景琰见状,想到他一直拍着自己的手,小声的说:“你,你没洗手……全蹭我身上了……”

蔺晨失笑,伸出被萧景琰嫌弃的手,使劲捏了捏他的脸蛋。

“我的殿下,起来洗漱吃饭吧。”

萧景琰拍掉他的手,掀开被子赶着去洗脸。

刚下了床,他的左腿还没有知觉,一时没适应过来,一个踉跄,瞬间向地上倒去!

蔺晨眼疾手快使劲一拉,没想到力气用大了,两人一起摔在了床铺上,而萧景琰正好压在他身上。

刚进帐的列战英:……

殿下威武!

 

大军第二天拔营,蔺晨跟着萧景琰,一路护送到了东海边上。

这一送,就送了十天。

蔺晨离开琅琊山前说好七天就回去,如今十天了,他还没有动身。

他发现,他有些舍不得离开萧景琰了。

一个会跑会跳,会说会笑,会生气会发怒的萧景琰,天天在他眼前转悠(是您在人家面前老转悠吧?),他怎么舍得放弃这样的日子回琅琊山孤独终老?

他觉得,自己大概动了凡心?

想到这一点,再看看萧景琰似乎无动于衷的样子,蔺晨毅然决然回了琅琊山。

 

“少阁主!您可回来了!今天是第十一天了,您要再不回来,老阁主就要亲自去抓您了!”

“嗯?我老爹回来了?”

“是。还带回来一个白毛。”

“?”

“您快去看看吧。”

蔺晨快步向后院客房走去。

进了门,他首先看到的就是桌子上的半碗血,是特意放出来的血。

“老爹,这怎么回事?”

“你回来了。快来帮忙!”

只见床上躺着一个“人”,一个浑身长满了白毛的“人”,勉强能看出五官,眼眶通红,眼睛居然也泛红,分明不是正常人类。

他的四肢被固定在床架上,身上扎满了银针。

“这谁啊?您认识?”

“一个老朋友的孩子。唉,造孽啊。”

床上的人忽然红了眼睛,拼命的挣扎起来。

老阁主按住他,朝蔺晨喊:“快把桌子上的碗拿来!给他灌下去!”

蔺晨赶紧端了碗上前,那人喝了血,眼睛里的红色消下去,人平静下来了。

“这么吓人!老爹,这什么病啊?”

“天下第一奇毒,火寒之毒。”老阁主叹口气,松开按住病人的手。

蔺晨注意到他手腕上的绷带,惊讶道:“老爹!那碗血是你的?!你知不知道你的血现在多珍贵!我这个当儿子的都没捞着一滴,您可倒好,一大碗全给了个陌生人!”

“晨儿!”

“您把血都放干了怎么办!不想飞升了?那血液里含了您多少年的修为啊!”

“就这一碗,暂时压制他体内的毒性,解毒的话,我有别的办法。”


后来,蔺晨亲眼见识到了那个“别的办法”。

要不是他担心他老爹,他宁愿永远不知道那个解毒的办法。

不知道那人有何事执着,居然答应刮骨疗毒,去筋伐髓!

那情形,蔺晨看着都替他疼!光盯着看,他就出了一身冷汗!

等到病人的形势稳定了,老阁主才追问起蔺晨下山的事情来。

蔺晨想起之前下山的事情就不耐烦:“哎呀,不就是出去玩几天嘛!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嘛!您好好照顾病人吧,我去看我娘!”

“嘿!臭小子,还学会隐瞒心事了!别是有心上人了不好意思跟老爹说吧?”

“哼!才不告诉你!瞎猜去吧!闷死你!”

“欠打!”

 

蔺晨去了后山,阿诚依旧还在睡着。

他一见到阿诚那张脸,就不可避免的想起东海边的那人。

他走了十几天了,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惦记自己,不知道他的脚伤好利索了没有,有没有按自己说的每天热敷、按摩……

蔺晨垂头丧气的坐在阿诚床边,郁闷的诉苦:“娘亲,晨儿好像喜欢上一个人……您说,我一直惦记他,看不见他就想他,见着了就一直想逗他笑,这是不是喜欢呐?”

阿诚自然无法回答他。

“可是,就算我喜欢他,那又怎么样呢?他是大梁的皇子,身上还背负着要给长兄伸冤的大包袱,他怎么可能抛下一切跟我回琅琊山呢……”

“而且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几十年后也会化成一抔黄土,到时候,晨儿该怎么办呢?”

蔺晨郁闷的坐着,半晌,做了一个决定。

“还是趁着陷得不深,及早斩断情丝吧,免得将来受苦。”

蔺晨出神的想着,完全没注意到,这山洞中的灵气似乎汇聚成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安抚他的后背。

“娘亲,您对我的父亲,是不是也很喜欢呢?”

---------------

阿诚:喜欢呀,可喜欢你父亲了呢!

闭关的明楼默默丢来一个飞吻:阿诚么么哒~

评论(28)
热度(116)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