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楼诚/蔺靖】说一段神话~ 11

神话AU,生子预警!

前篇 10.晨晨要抱抱

11.心病还需心药医

萧景琰离开琅琊山的时候,满腔愤懑,心里有块大石头压得人沉甸甸的。

他一声不吭,与山下的列战英他们会合之后,便星夜兼程赶往东海。

此行,他被皇帝“赶出”金陵,要他去东海练兵,无旨意不得回宫。

大部队与他同时出发,恰好琅琊山离他们的行进路线不远,于是他拐了个弯,绕到琅琊山,求一个答案。

谁知答案没有,求来了满腔悲愤!

萧景琰皱紧着眉头、眼眶红红气鼓鼓的骑着马,昼夜不分的赶路,他的脑子现在根本不在路上,只是一味的挥鞭子让战马快跑,仿佛只要跑的快了,他就能忘掉在书简中看到的那些画面。

天降大雨,列战英几次想请萧景琰驻马休息,停下避雨,都被他不要命似的赶路气势震回来了。

整整一天一夜,大雨停歇,他们也追上了已早走了七、八天大部队。

萧景琰一拉缰绳,战马前蹄猛地抬起,然而疲惫不堪的它没能稳稳的再站回地上,腿一软,倒在了泥泞的路上,马上的萧景琰也被瞬间摔了下来!

他的脚还套在马鞍的踏脚里,左脚未能及时伸出,左腿被倒下的战马砸了个正着。

“殿下!”

列战英和戚猛等人快速下马,查看摔倒的萧景琰的情况。

然而平时骁勇善战的萧景琰此时居然认命似的被匹马压着,倒在泥水里,也不挣扎。

列战英派人将战马挪走,和戚猛一起将萧景琰扶起,擦去他脸上的泥巴,这才发现他家殿下脸色发青,浑身冷的在发抖,但额头却是滚烫!

“原地扎营!!!军医!!!”列战英大喊。

 

蔺晨花了半天的时间查看了所有有关赤焰军的记载,初步认定赤焰军反叛一事定有蹊跷。他又翻阅了所有相关重要人物的生平,从这些人物的关系网中整理出利益关系,又将利益关系的相关方也查了一遍,最后所有的蹊跷和得益点指向了一个人,和他背后的人。

现在的宁国侯谢玉,以及皇帝直属的悬镜司的首尊夏江。

还有,他们身后最大的靠山,萧景琰他爹,当今大梁天子。

蔺晨重重叹口气,七皇子特意来求的这个案子,怕是破不了了。

赤焰军功高震主,皇长子名声太盛,当今天子忌惮之下,在不经意的默许间,使得手下人制造了这么一场惊天冤案!

蔺晨看着远方久久没有说话。

这样的故事他以前也看过,但都是真的当成故事来看。

而这次,一个活生生的萧景琰出现在他眼前,自己对他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于是这次,他觉得自己在活在故事里的人物了。

“蔺安,我要下山一趟。我老爹回来之前,琅琊阁你先盯着。”

“可是少阁主……”老阁主不让您下山的。

“我会尽快回来,不要告诉我老爹。”

蔺安还是不让,蔺晨无奈:“最多七天,我要是没回来,你就找我老爹亲自去抓我,可行?”

“是。少阁主请。”

“哼,小安子,就知道拿我老爹来压我!”蔺晨轻轻拍了拍蔺安的脸,施施然飘下了山。

早在一千年前,他便能打开他老爹设的结界了,只是早已没了孩童想要下山去玩的心性,再加上他体内蠢蠢欲动的魔息,他便老老实实在琅琊山待了千年。

千年的修炼,他渐渐能与体内魔息抗衡,压制半个月不成问题。

 

下了山,蔺晨傻站在分岔路口眨眨眼,他根本不知道萧景琰去了哪个方向!

“唉,太失算了!不过,七皇子殿下,还好本少爷记住了你身上的气息”,他手上幻化出一只小白鸽,“去吧,带路,咱们去找萧景琰。”

法术化出的小白鸽在空中转了一圈,径直向着东南方向飞去,蔺晨运转轻功去追。

路上走了两个时辰,蔺晨觉得太慢了,于是他让小白鸽先走,见到萧景琰再回来汇报,他自己则在一处茶馆歇歇脚。

小白鸽去了又回,蔺晨才喝了两盏茶。

鸽子落在他肩上,向着他的耳朵啄了两下,蔺晨神色大变!

“小二算账!”

蔺晨留下几文钱,快速向着小白鸽回来的方向跑去。

茶馆的小二哥啧啧称奇,嘟囔着:“这年头,鸽子都会说话了?”

一离开有人烟的地界,蔺晨瞬间化出一道光,向着东边略去。

 

蔺晨赶到大梁临时营地的时候,天色放晴,月亮升起,照着雨后清新的暗夜世界。

“什么人!”

果不其然,还未到大营门口,蔺晨便被拦下了。

“在下琅琊阁蔺晨,有事求见你们七皇子殿下。”

“殿下正忙,没空见你。回去吧。”

蔺晨不悦:“你们殿下在我琅琊阁前等了七天七夜,就为了我手上这东西。怎么,在下亲自送来了,反倒不要了吗?”

“这……”官兵们是知道萧景琰离开大部队去了趟琅琊阁的,见蔺晨严肃的神色,一时不敢做决定。

“阁下稍候,小的去回禀一声!”

“劳烦了。”

回禀的对象自然是列战英,萧景琰此刻还晕着,烧也未退。

列战英思考了一下,他猜想着他家殿下是知道了些什么,否则不会一反常态的不顾身体赶路。但门外号称琅琊阁的人,又带了什么消息,会不会让殿下的情况更加不好?

本着保守和安全起见,列战英回绝了门外人的求见。

要知道,万一那人欲行不轨,此时殿下昏着,可能会出大事的!

 

“什么?他不肯见我?!”蔺晨不高兴了。

“是!请阁下回去吧!”

“是你们殿下说不见,还是其他人的命令?他若知道我来了,一定会见的。”

守卫犹豫了一会儿,殿下确实没说不见,但殿下现在也没法见人。

蔺晨见他犹豫,嚷道:“好你个不守军令的!你家殿下的命令都敢不听!倒是会给主子拿主意了!这大梁治军,居然如此松懈!”

他这一嚷嚷,自然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

戚猛跑来:“吵什么吵!不知道这儿是军营啊!你什么人?”

蔺晨离开友好的说:“在下琅琊阁蔺晨,是个大夫,七皇子殿下要的东西在下带来了。”

“你是大夫?医术如何?”戚猛两眼放光,他家殿下病了一天了还没退烧,他早就想把军医揍一顿了,奈何大营里就这一个军医,他伤了就没人能给殿下治病了。现在有个大夫撞上来,真是太好了。

“在下师承琅琊阁阁主,医术,应该是不赖的。”

“请先生进来!”

 

蔺晨被带到萧景琰的大帐,一看见那张熟悉的昏睡的脸,蔺晨的心立刻揪了起来。

“戚猛,这谁?你怎么随便领人进军营?”列战英喝道。

“战英,这是个大夫,琅琊阁的,医术很厉害的,你快让他给殿下看看。”

“琅琊阁?”怎么这么巧,他家殿下刚病了,琅琊阁就派大夫来?

“你先让这位先生给殿下看看啊,殿下都烧了快两天了,再不退烧,脑子要烧坏了的!”

“这……”

列战英勉强答应,让出了床前的位子。

蔺晨不动声色的上前,轻轻拉起萧景琰的手腕子,仔细诊着。

“殿下这是寒气入体,又有心事郁结,气血不畅,这才高热不退。待在下煎服药来,先退烧试试。至于心病,还需心药医。”

戚猛嫌现煎药太慢,问道:“军医给殿下熬了退烧药,只是殿下无法喝下,先生可有办法?”

“哦?药在何处?”

“来人!把药端上来!”

蔺晨接过药碗,细细一闻,点头道:“是退烧的药,我来喂殿下试试。”

他轻轻将萧景琰扶起靠进自己怀里,左手环着他的背,右手拿起药碗,蹭开萧景琰的嘴,一点点往里倒。

然而,萧景琰并无意识吞咽,药水流了大半,都没进到嘴里。

列战英和戚猛焦急。

蔺晨也一样。

他的左手拍着萧景琰的后肩,轻轻安慰他,感觉他身体放松了之后,又试着给他喂药,谁知,还是浪费了大半。

眼看一碗药快要见底,蔺晨忽然自己喝了一大口苦涩的药汤,然后嘴对嘴的给萧景琰渡了过去!

列战英和戚猛大惊!

哪有这样喂药的!

然而这样喂药却是有效的,这下子,药汤终于缓缓进入了萧景琰的咽喉,进入了他的食道。

蔺晨微微弯了嘴角,又喝下一口,继续给他渡药。

很快,剩余的退烧药都被萧景琰喝了下去。他原本苍白的脸色因喝了这暖和的药汤,也有了些血色。

而蔺晨,在最后一滴药进入萧景琰口中之后,汇了自己一丝灵气,通过两唇相接的地方,传到了萧景琰身体里。

灵气流转全身,萧景琰原本冷的发抖的身子瞬间暖和起来。

蔺晨安慰得笑了,将他轻轻放躺下,给他盖好被子。

忽然他瞥到下方的背角没掖好,伸手碰了一下想给他盖好,结果碰到被子下萧景琰的左腿,听到他闷哼一声。

蔺晨掀开被子,看到萧景琰肿的老高的左脚脚踝,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脚怎么伤的?”

列战英将当日发生的事向蔺晨叙述了一遍,蔺晨眼神晦暗,皱紧了眉头。

他心疼不已,但他还不清楚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是心疼。

他拿起萧景琰红肿的脚踝,检查骨头有无错位,同时将淤血揉开。

他这一碰,萧景琰便疼的缩了缩脚,蔺晨拉住他的脚,轻轻吹了吹,解去了灼痛感,然后他轻轻的揉起来。

“天色不早了,两位将军休息吧,殿下这里有我。”

虽然列战英对蔺晨还是不放心,但看他眼中关切的神情和细心的照顾,勉强将萧景琰交给了他。

自从琅琊山离开后,他已经三天没有睡过觉了。

 

半夜,退烧药起了作用,萧景琰出了一身汗,热醒了过来。

他渴得要命,便想下床去倒杯水。

他这一动,就拉扯到了还在蔺晨手里的脚踝。

蔺晨看向他:“醒了?”

萧景琰懵懂的点头。

“可是渴了?”

萧景琰再点头。

蔺晨放下他的脚,起身去给他倒水。

杯子拿到萧景琰跟前的时候,病弱的人撅起嘴,委屈的说:“你的手刚刚碰了我的脚……这杯子,怎么喝?”

-----------

蔺晨:爱喝不喝!╭(╯^╰)╮

评论(35)
热度(118)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