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楼诚/蔺晨】说一段神话~ 10

神话AU,生子预警!

上篇 9.琅琊阁的由来

10.晨晨要抱抱

大梁七皇子萧景琰被请进了琅琊阁,他在客位上,正襟危坐。

蔺晨坐在主位,饶有兴致的端着茶杯观察他。

萧景琰有些尴尬,他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久久的注视过,何况是如此,嗯,火辣辣的目光。

“阁主……”萧景琰忍不住开了口,磁性的低音炮响在蔺晨耳边,炸的他手中的茶杯都飞起了半片茶叶。

蔺晨稳住心神,不动声色道:“在下不是阁主。”

“那……阁下,可能告知一年前赤焰案的真相?”

“叫我蔺晨。”

“嗯?”

“我不叫阁下,我叫蔺晨。”

“蔺……蔺先生。”

“叫蔺晨。”

“蔺……晨。”

蔺晨笑了:“再叫一声。”

萧景琰怒了:“还请阁下注意言行!”

啊?我怎么不注意言行了?蔺晨不晓得。他就是想多听这人叫他几声而已嘛。

“咳。皇子殿下,你要赤焰案的真相,在下可以给你。但你要知道,琅琊阁的消息,是用来交换的。不知皇子殿下能否答应在下的条件。”

“不知阁下有什么条件?凡是景琰做的到的,在所不辞。”

“叫我蔺晨。”

萧景琰懵了,怎么又是这句?

“这是条件之一。”

“……”七皇子殿下并不想与之继续交流。

“叫一声~”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点萧景琰还是懂的。

“好。蔺晨。条件之二呢?”

蔺晨又笑了。

听到他喊蔺晨,不知怎的,他心里特别高兴。

“这条件之二嘛……殿下你可是说在所不辞的。条件之二就是,请皇子殿下抱我一抱。”

蔺晨站起来,向他张开双臂,迎接七皇子的拥抱。

谁知七皇子真怒了,拍案而起,怒骂:“阁下何故几次三番羞辱本宫!若阁下果真不想说出真相,大可直说。我萧景琰,绝不是死缠烂打之人!”

说完,七皇子一脸怒容,愤然离去。

徒留站在堂中的蔺晨还张着双臂等一个抱抱。

蔺晨委屈,抱一下嘛,又少不了肉。

 

“给我站住!”

蔺晨追出来,一下拦住萧景琰的去路。

“琅琊阁岂是殿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蔺晨忠告皇子殿下,这天下间,除了琅琊阁,怕是没有人能告知殿下当年的真相。”

“你威胁我?”萧景琰青筋跳跳,今日出门他真是忘了看黄历!

“这怎么是威胁。只是等价交换。你要真相,我要一个拥抱。”

蔺晨说的真诚,脸上敛了嬉笑,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是让萧景琰怒气去了大半。

“为什么?这怎能是等价交换?”

“不为什么。在下行事,全凭一颗心。心之所向罢了。”

萧景琰敛了眸子,低头思考。

蔺晨道:“我琅琊阁备了好茶,殿下可边考虑边品尝。”

“不必了。对我来说,小事一桩,何必费心考虑。”

说完,他直接张开胳膊,将蔺晨圈入怀中。

蔺晨一下僵在那里,连呼吸似乎都停住了。

然而只不过一瞬,萧景琰便放开了他:“这样行了吧?”

蔺晨还没回过神,他方才,在萧景琰怀中,竟感觉到了类似母亲给与的温暖。

(我的傻晨晨哟,这是你媳妇儿,不是你娘亲啊)

 

见蔺晨没有任何反应,萧景琰忍不住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喂,你怎么了?”

蔺晨如梦初醒,呆呆的看着他。

萧景琰自觉好笑,这个蔺晨,怎么这么奇怪。

他勉强控制住将要上翘的嘴角,问:“还有条件之三吗?”

蔺晨完全没注意到他说了什么,只是看他眼睛含笑亮晶晶的样子,默默的问:“我……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萧景琰挑眉,这就是条件之三?

好吧,他妥协。

于是,他放松了身体,微微抬起下巴,半闭上眼睛,示意蔺晨可以抱,随便抱。

蔺晨突然紧张起来,他缓缓抬起双臂,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一样,轻轻的将萧景琰拥入怀中,将下巴垫在萧景琰左肩上。

半晌,他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心底忽然涌动出莫大的悲伤,瞬间红了眼睛。

娘亲……

他在心里默念。

他敢确定,这就是他还在娘亲肚子里时感受到的气息。

过了几千年了,忽然接触到这一抹气息,他瞬间激动的热泪盈眶。

 

过了很久,久到萧景琰翻了无数个白眼,快要睡着的时候,蔺晨终于放开了他。

“谢谢你。”蔺晨说道。

嗯?萧景琰眨眨眼,发生了什么?

“我让人将赤焰案的资料带过来,请殿下稍候。”

蔺晨走了,留下萧景琰一人风中凌乱。

这就成了?

等价交换了?

这就是蔺晨的心之所向?

带着内心无数个疑问,萧景琰等来了送资料的人,而蔺晨,却不见了踪影。

他将注意力从不见了的蔺晨身上收回来,仔细翻开记载赤焰案的卷宗,从头细看。

越看他越心疼,在看到赤焰大军被全歼,皇长子萧景禹下狱自裁之时,他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忍着巨大悲痛翻完了琅琊阁的卷宗资料,萧景琰抚平了心绪,忽然发现,这资料记载的,虽然详尽,却并没有指出任何源头性的信息。

比如,赤焰军为何谋反,究竟是不是被人陷害,这些最重要的问题,卷宗中都没有提及。

它只是按照时间顺序,整理了他未曾经历过的那一段炼狱的历史。

但于追根溯源,却并无太大帮助。

萧景琰懂了,怪不得蔺晨要的条件如此简单,因为琅琊阁里根本没有他想要的所谓真相!

 

而蔺晨呢,他与萧景琰分开之后,便径直去了后山。

他去看了阿诚。

久久凝视后,蔺晨觉得,萧景琰跟阿诚是真的很像,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但是气息,蔺晨感受了一下,完全不同,但给他的感觉确实相同的,都是母亲般的温暖。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样的事情,他不知该怎么面对萧景琰,只好在沉睡的阿诚这里,靠着他的胳膊,趴在阿诚床前,静静的理顺思绪。

过了不久,他竟在这样的气息和氛围下,沉沉睡去了。

等他醒来回到琅琊阁,才被告知萧景琰早就走了。

“他看到真相了吗?”

“这……小的把卷宗给七皇子了,但七皇子殿下好像,并没有得出想要的东西。离开的时候,老大不高兴的样子。”

“哦?卷宗给我。”

蔺晨接过卷宗粗略查看,心中一惊。

这人间,居然有这样的惨案发生!

他很快全部看完了,之后苦笑,琅琊阁只记载了当时发生的事,至于前因后果,想要查出来,怕是一整墙的卷宗都不够用的。

难怪萧景琰走的时候不高兴了,他会不会认为,自己耍了他?

蔺晨思考半晌,罢了,还是去跟他说清楚吧。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找出一整墙的卷宗,先把案子真相查出来!

 -------------

世纪难题:母亲跟媳妇儿长一样的话,会不会认错?

我们晨晨并不是要占琰琰便宜啦,他只是想要“娘亲”唤他名字,想要“娘亲”抱抱他。

╮(╯▽╰)╭说起来,我们晨晨是个没娘疼的可怜孩子啊(一个两千多岁的孩子)

评论(49)
热度(122)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