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楼诚/蔺靖】说一段神话~ 8

神话AU,生子预警

前篇 7.叛出天庭的貔貅

8.生了个胖娃娃

阿诚还记得明楼的嘱咐,不可暴露貔貅的身份,因此他特意化作一头狮子,逃出了九重天。

天帝虽然没有亲自追来,九重天的天兵却是穷追不舍,阿诚拼着全身灵力,与天兵大战五百回合,虽然没被抓住,但到底受了不轻的伤,而且他腹中疼的厉害,打斗中也难免无法集中精力。

就这样,他一路护着腹中胎儿,竟然也闯出了南天门。

离了天界范围,阿诚化作的狮子便立刻缩小了好几倍,一是灵力消耗太大,二是变小了更易进行隐蔽行踪。

身后还有天兵追踪,阿诚发现,凡界他基本没有来过,根本不知道哪里能够躲藏,而且以他腹内胎儿的作动程度,他也无法耗费太多精力去寻避难之所。

忽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一个绝对不被天兵抓住的地方。

那就是,神魔之隙。

神魔之隙的入口当年被魔尊封住了,但阿诚却能打开那个结界,而里面与魔界的通道被明楼封印了,所以魔族也出不来。

这样一说,神魔之隙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他赶紧运转剩余不多的灵力,向着神魔之隙飞去。

就在快要到达神魔之隙上空的时候,他腹中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肚子紧紧一缩,他一时承受不住,灵力稍滞。竟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他在半空中勉强凝聚一点点灵力,化为人身,还算不那么狼狈的滚落在一座山头。

要是有凡间生灵发现一头狮子从天上掉下来,会吓到的!

他躺在半山腰,肚子紧绷绷的,硬的厉害,也疼的厉害。

其实,若他是正常身体,便会发现,有腥黄液体从下面流出。

方才,在空中疾行时,竟是羊水破了!

他这才知道,之前在天庭时的腹痛,跟现在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这山上貌似荒无人烟,阿诚不再忍着,痛的喊出声来。

腹中胎儿急急的向下,想找到一个出口,然而,它失败了,于是,便不满的狠狠闹起来。

阿诚看着肚子不时地坚硬如铁,这才恍惚明白,他自己这是要生了。

然而,他腹下并无出口,孩子要怎么才能临世?

想到当年与明楼在神魔之隙中行那云雨之事,阿诚叹口气。

若他没有经过一场大战,若他灵力还充足,他自然可以效仿当时明楼的做法,在自己身下幻化出一道出口。

只是,以他现在所剩无几的灵力,恐怕化出的洞口,支撑不到孩子出生。

腹中胎儿久久无法产下,在阿诚腹中大闹,阿诚痛的几乎要昏厥,他感觉自己的五脏都移了位。

阿诚整整疼了一夜,被折腾的气力全无,胎儿似乎也没了多少力气,此时气息逐渐微弱起来。

阿诚心中异常难过,他没想到,自己竟无力产下他与明楼的孩儿。

他聚起最后一丝灵力,幻化出一把匕首。

万般无奈,他只能剖腹取子了!

 

阿诚拖着虚弱的身子靠在一棵树下,匕首刚要从下腹刺下,就被一道细微的灵力打偏。

眼前忽然出现一个身穿白衣、头发花白的老者。

“孩子,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自我了结?”

阿诚看出这人有一些仙力,便恳求他:“仙者,求您救救我腹中孩儿!”

“你……”

那人惊诧,看着阿诚腹大如鼓的肚子,不可思议道:“你怀了孩子?那方才,你是要,剖腹取子?”

“正是。还请仙者助我一臂之力。”

阿诚把匕首交给他,那人却不敢接。

“求您了,我试过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再晚,孩子便活不成了……”

“可是,即便孩子活下来,那你……”

“无妨。我不会有事的,还请仙者帮忙。”

最终,那人还是在阿诚恳求的目光下,答应了他的请求。

他接过匕首,利落的剖开阿诚下腹,鲜血流出,染红了整个地面。

那人明显察觉,阿诚的血中居然暗含巨大灵气!

失血又失灵气,他怕阿诚撑不下去,赶紧在这山上设了结界,使得那些散出的灵气不至于离阿诚太远。

之后,他将双手探进阿诚腹中,抱出个胖胖的娃娃。

孩子有些窒息,他轻轻拍了几下孩子后背,孩子吐出污浊的羊水,哇哇大哭起来。

这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这山头,孩子整个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

阿诚欣慰的笑了:“我的孩子,出生在清晨第一缕阳光下,便唤作晨儿吧,希望,他的人生,能有一个新的开始。”

从阿诚的角度看去,小晨儿的身上,有着若有若现的紫色魔气,他想到,天帝将他称为魔胎,原来是真的有魔族血脉。

白衣老者将孩子放在阿诚怀里,阿诚咬破手指,在小晨儿眉间滴了一滴心头血,他身上的魔气便安静了。

阿诚勉强放下心来,这时,白衣老者发现,自阿诚腹部的伤口中,居然一直在向外散发灵气!

方才他们忙着管孩子,没发觉,现在呼吸之间,都能感受到,整个山上居然充满了纯净的灵气!连树木花草也愈发茂盛了!

老者惊讶的问:“你,你,你是貔貅?”能以腹部积聚如此精纯的灵气,他的认知中,只有上古貔貅有这样的特质。

阿诚的脸越发苍白,他缓慢点头,算是回答了他的疑问。

同时,感觉自己精力越来越差,他拜托道:“求……仙者照顾……照顾晨儿,阿诚,感激……不尽……他……”就拜托您了。

话没说完,阿诚已然昏迷了过去。

老者大惊,赶紧给他输送灵力,同时治疗腹部伤口。

伤口很快愈合了,但已散出的灵力却无法回到阿诚身体中。

他给阿诚输进去的灵力也如泥牛入海,没了踪影。

 

他抱起还在哇哇大哭的小晨儿,寻了个能遮风挡雨的山洞,将昏睡的阿诚安置进去,自己带着孩子也暂时在那儿栖身。

这白衣老者姓蔺名舍之,乃是一名凡人修成的散仙。这些年来,他游历各处,行善积德,就是希望有朝一日积攒够了功德,能够进阶飞升,到天庭去看看。

今日路经此地,本来是想找座荒山闭关修行的,没想到恰好遇到了阿诚,救下了这个孩子,同时还获得了一山的精纯灵气。

若是在这座山上好好修行,不过几百年,自己便能飞升了吧?

想到此,蔺舍之又将山上的结界加厚一层,保证灵气不会外泄,以免引来觊觎。

他给这座山取名琅琊山,有福泽仙地的意思,倒是名副其实。

看着怀中吃饱了睡着的小晨儿,蔺舍之笑道:“以后,就你陪着我了。”只是,不知能让上古貔貅甘愿为其生子的,是何方神圣。

 

山洞中实在简陋,不适合小婴儿生长。

于是,蔺舍之运转灵力,劈树盖房子,最后竟然也像模像样的成功了。他惊叹于这几日修为的长进,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之后,他便抱着小晨儿住进了新建的屋子。修仙之人没有后代,这孩子与他有缘,他便当成亲子抚养。

本想把阿诚也带进来的,但是他发现,整个山上,那山洞中灵气最盛,应是对阿诚的修为恢复有偌大好处,于是他便只将山洞好生休憩一番,让昏睡的阿诚长居了。

小晨儿体内流淌着神的血脉,自然生长周期比较长,等到他十岁的时候,才学会了爬和说话,在此之前,他一整天就是吃饱了睡觉,在山间灵气的滋润下,倒是长的白白嫩嫩,异常可爱。

头十年里,蔺舍之想尽了办法教这孩子说话,最后近乎放弃,认定小晨儿是个哑巴。

因而等到小晨儿终于开口讲话的时候,他惊喜的三天没有睡觉,因为小晨儿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叫他“老爹”。

没办法,他须发全白,可不是“老”嘛。

于是,顺理成章的,晨儿变成了蔺晨。

蔺舍之想,爹都叫了,他也不能让蔺晨再喊他别的称呼。至于以后,等蔺晨的亲生父亲找来的时候,再换回原本的姓氏吧。

 

蔺晨二十岁的时候,才能迈着小短腿在山间乱跑。

而等他一百岁的时候,才跟人间四五岁的孩童一般大。

然而一百年了,所谓的蔺晨的亲生父亲,却一直没露过面。

百年间,蔺晨已经把琅琊山摸了个遍,能玩的不能玩的也玩了好几遍,便闹着一直要下山去玩。

奈何他老爹不同意,又有结界当着,他想出去都难。

不过,神仙血脉毕竟不同,蔺晨自幼聪颖,虽然身体长得慢,脑子却好使的很。蔺舍之有时为了哄他,会将一部分修炼之法传授与他,他自己学的快,也能融会贯通。

于是,新学的法力就用在破结界上了。

他的期望并不高,只要结界打开一道半米高的小口子,他就能钻出去了。

而他试了几次,居然真的成功了!

这天资和血脉的力量,真是要让他老爹郁闷死。

出了结界,下了山,蔺晨没走出多远,忽然觉得气血翻腾,灵魂激荡,眉间红点若隐若现,而他的眼睛,居然隐隐闪过几道紫色的光。

他试着平复气息,却无法运转灵力。

最终,支撑不住,晕在了山脚下。

 

蔺舍之一感觉到结界被破,便知道是不省心的蔺晨捣鬼,于是他赶紧下山去追。

到山下恰好看到蔺晨晕在了地上。

他手下一探,发现蔺晨体内居然有强大的魔息!

而以他的那点修为,怕是不能将这魔息驱逐出蔺晨的身体。

他想到阿诚当年在蔺晨眉间点的那滴心头血,恍然顿悟,这魔息,怕是一直在蔺晨体内。

百年来未发作过,大概是因为琅琊山上有阿诚的灵气压制。

想到这里,他赶紧将蔺晨带回了山上。

回到山上没多久,他再探蔺晨身体时,发现魔息已经察觉不出了。

蔺舍之想,难道,晨儿的亲生父亲,竟是个强大的魔族?

------------------

辛苦诚貔貅!好好休息先_(:з」∠)_

心疼楼帝尊,又被认定为魔族了_(:з」∠)_

阿许:顺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只貔貅和一条眼镜蛇生出了个人(鸽)来ㄟ( ▔, ▔ )ㄏ

评论(36)
热度(137)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