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楼诚/蔺靖】说一段神话~ 5

神话AU,生子预警!

上篇 1.被捡来的小狮子   2.被踢下床的上神  3.机智的少年  4.把貔貅抓回魔宫吧

5. 奇怪的异香

明楼把阿诚抱在怀里,给他缓缓输送灵力,尽力平复他的内伤。

“上……神……让你,咳!担心了……”

“别说话,先治伤!”

魔尊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上神脸上心疼又急切的神色,偏偏当着天庭和魔界大军,他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隐忍着要发怒的样子,简直好玩极了!

第二场大战持续时间不长,最后几乎是两败俱伤。

两方伤员都返回各界休养了,只剩下几百个兵,以及各自的统帅:魔尊灼衍和上神明楼。

阿诚坚决不走,明楼只好给他输了些灵力,让他在后方打坐调息。

最后的对战要开始了。

魔尊灼衍嗤笑一声:“怎么?小貔貅还舍不得走?这么深情,本尊要嫉妒了。”

明楼蹙眉:“什么貔貅?”然而他立刻反应过来,这里除了天兵魔兵,就只有他俩和阿诚,难道魔尊说的是阿诚?

“貔……貅……”想到阿诚与狮子不太一样的原身,明楼笑了。

几千年了,一叶障目,他竟从未怀疑过最初的判断。

刚捡到阿诚的时候,是在狮群,他还以为就是因为阿诚与同类长得略有差别才一直被欺负,没想到,这差别大了去了!

他捡来的居然是一只貔貅,有着上古血脉能吞吃万物的貔貅!

魔尊灼衍看明楼笑了,心中不快:“想来,这小貔貅在天界过得也不好,不然,也不会被派来这战场。不如,跟了本尊回魔界吧,本尊保证,魔界一定好好供着!”

“哼!休想!”明楼眼神凌厉,“魔尊要动本座的人,那要看本座的兵刃答不答应!”

说完,自他手中,幻化出一柄长剑,是一柄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但它散发出的并不是杀气,反而是宽厚和慈祥。

赫然是上古的湛泸剑!

没想到天庭带兵统帅明楼上神的兵器居然是把仁道之剑!

魔尊很不厚道的笑了:“这位上神,执此湛泸,是准备与魔界和谈吗?那你把小貔貅给本尊,本尊就同意神魔和平。”

“魔尊怎知仁道之剑不能杀魔?”明楼淡淡说完,忽然剑指向前,“请魔尊赐教!”

明楼的气势变化,他手中的湛泸也变了,得了主人指示的湛泸通体黑亮,带有不可摧毁的凌厉之势,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向魔尊袭来!

魔尊赶忙化出兵器,竟是一杆长枪似的枯骨!

湛泸神剑击在这平平无奇的枯骨上,竟然没留下任何痕迹!

明楼脸色一凛,这魔尊不可小觑!

一神一魔腾空而已,兵器相接发出巨大的铿锵声,整个神魔之隙充斥着响亮的回声,大地都被缓缓震动!

没多少修为的天兵和魔兵有些受不了巨大的声响,纷纷屏气凝神,封住听觉。

阿诚本来还在运转体内灵力疗伤,受到这声波影响,也不得不停下来,以免被其影响,走火入魔。

他抬头看去,魔尊和上神在空中对打,金光与紫光交错纵横,一时间难分胜负。

一个回合下来,一神一魔缓缓落回地面,谁也没有占着便宜。

明楼深知这个新任魔尊实力不弱,如若不除,将来必成后患。

想必对面的魔尊对于明楼的看法也一致。

明楼缓缓向着湛泸凝聚灵力,忽然将长剑指向右前方,灵力团飞出,一下封死了魔尊花了几千年才撕裂开的封印!

而魔尊灼衍呢,他掌中一个紫色光球,向着之前天界来之前的通道打去,也堵死了天界与神魔之隙的通道!

阿诚看的分明,却莫名紧张起来,这样一封一堵,把他们彻底与其他空间阻隔了,这是,你死我活的斗法!神魔之隙成了独立的空间,必须有一方完全胜出,才能走出去!

“看来魔尊与本座想法一致。”明楼冷笑。

“来一场彻底的较量吧!”

双方慢慢凝聚法力,身上发出各自的魂光,上神明楼自然是闪亮的金色,魔尊灼衍则是浓密的紫色。

两种颜色慢慢试探、交融,互不相让。

他们缓缓升空,不再使用兵器,改为修为的比拼!

阿诚看到半空中的金色和紫色各占一半,他们实力相当,想必着实要耗一阵子。

 

而那几百魔兵,看到这样的情形后,与天界的几百天兵打斗起来,用的竟也是你死我活的打法!

结果可想而知,两方兵马,数量相当,修为相当,即便天界这边有个中高级修为的阿诚,但阿诚之前与螣蛇之脉斗法已伤元气,对战中也没有让天界多占几分便宜。

最终,魔兵和天兵力战而亡,身形最终全部化做点点光芒,散在神魔之隙中。

阿诚满身是血,靠在地上喘着粗气。

现在,神魔之隙里,只有他和魔尊、上神是活着的了。

正在斗法的魔尊和上神自然能看到底下的情形,这样的结果虽可预料,但真实发生后,明楼还是不可避免的为那几百天兵哀悼。

他这一分神,便让魔尊占了一分上风,只见方才魔兵化成的紫色光芒,竟然缓缓朝着魔尊飞去!

魔尊有了几百魔兵的精气加持,渐渐的,就对明楼形成了压制,空中的紫色渐渐增多,金色的范围正缓缓减小。

阿诚勉强支撑着坐起,打坐修复自身灵力,如今他只有尽快恢复修为,才能帮助明楼打赢魔尊。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到身体轻松不少,修为也恢复了五六成。他的修为似乎恢复的略快了些,据说重伤的神仙怎么都要几十年上百年才能恢复修为的。

当他检查身上伤口的时候,忽然发现,几千年来一向圆滚凸出的肚子,变得平坦了许多。

他疑惑,难道,他肚子里藏了几千年的灵力,当自己灵力不足之时,能够做补给?

他思考了半天,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够说得通。

他拍拍平坦下来的肚子,满意的笑笑。

 

忽然,神魔之隙中紫光大盛,上神快要撑不住了!

“上神!”阿诚冲上空飞去,看到金色竟然快要被紫色吞噬干净!

不敢犹豫,阿诚运转自身灵力,帮助明楼,减缓紫光的吞噬,但是却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看着仍然在变小变弱的金光,阿诚以自爆灵力的方式,将身上所有灵力全都打入正在斗法的金紫光球中!

只听“砰”的一声,光球解体,金光和紫光淡去,魔尊灼衍和上神明楼同时被震落,摔在了地上,并同时吐出两口鲜血!

“上神……你怎么样?”阿诚虚弱的问,灵力的快速流失,他现在连半分力气也没有。

明楼看到重伤的阿诚,眼中闪过厉色,他拼着最后的灵力化出湛泸,吸收了神魔之隙的天然灵气,将湛泸直直刺向对面的魔尊!

湛泸长剑刺中魔尊胸膛,重伤的灼衍直接化成紫色烟雾,散在了空中,竟是,魂飞魄散!

明楼和阿诚呼出一口气,此战,终于结束。

这时,周围忽然升起一股奇怪的异香!

闻到异香的阿诚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燥热,继而心跳加速,血脉贲张!

而旁边的明楼,也开始脸色潮红,呼吸加速。

香气一瞬间便充斥在整个神魔之隙中。

明楼发现,地上的花花草草在香气来临之后,竟然争相的开花结果!

还没等他翻阅完脑中的各类资料,红着眼的阿诚便将他扑倒在地!

阿诚在他身上不住的啃咬,竟是被异香影响,直接发了情!

明楼被他这么一搅和,体内的欲/望也翻腾起来,他抱着阿诚身体翻转,便将阿诚压在了身下。

而这股异香,便是魔族的起死回生之术。

越高阶的魔,死后会发出越香的味道,使得周围的动植物迅速发/情,这样,他们的灵识残念便能进入新的生命中,从而得到重生!

-----------------

下章请收看,上神著名翻车现场!哈哈哈~

对了,下章进度可能的话,萌萌哒琰琰可以出场了(^-^)V

评论(48)
热度(102)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