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人与名将,但许人间见白头。

  阿许  

【楼诚/蔺靖】说一段神话~ 4

神话AU,生子预警!

上篇 1.被捡来的小狮子   2.被踢下床的上神  3.机智的少年

4.把貔貅抓回魔宫吧

 转眼又是一千年。

凡界传来异动,似乎有魔族正在试图打破神魔之界的封印,使得离两界相连不远的凡间,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天帝召见了诸仙,最后,决定派明楼上神前往神魔之界查探。

因为万年多以前,正是明楼上神设下了那道封印。

明楼领旨下凡去了。

带着他的坐骑——阿诚。

修炼了近两千年,阿诚终于勉强合格,能够做一只匹配的了上神明楼的坐骑。

两人到了凡间最东边,那里,便是神魔交界的地方。

明楼探出点点灵力,金色的光点洒入虚空,久久没有再回来。

“上神,神魔之间真的有可能再次大战吗?”阿诚问。

“自然是有可能的。魔族已经被封印了万年之久,终究会到不再安分的时候。”

“那会是什么时候?”

“万年之内吧,”明楼收到了发出去了灵力光点,眉头蹙起,“最快,大概几千年内吧。又不知要死伤多少生灵了。”

上神面向浩大的虚空,对未来带有很大的担忧。

阿诚看着他,坚定道:“阿诚一定好好修炼,将来保护上神,保护神界和凡界生灵。”

明楼挤出一丝笑意,拍拍他的胳膊,以示鼓励。

如今的阿诚与他一般高,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就能摸到他的头了。

“走吧,可以回去交差了。”

阿诚化为原身,是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狮子,但他的原身并不像普通的雄狮,反而偏向于母狮子一点,毛发稍短,介于两性之间。

明楼坐上终于养大的坐骑,回了天庭。

 

“魔界封印确实有被破坏的迹象。”

此言一出,大殿上的神仙们皆是绷紧了神经。

明楼继续说:“魔族可能出了一位能力高强的魔王,来试探封印的力量。或者,魔族终于开始联合起来,要一起集中力量打破封印。”

神仙们议论纷纷。

魔界中人自由散漫,一贯自立门户,从不屑与其他魔族共享地盘。按魔族的习惯来说,明楼的第二种猜测,估计可能性不大。

那第一种……

若魔界真的在这几万年间出了个了不得的魔王,那下一次神魔大战之期,恐怕胜负难料。

天庭开始为下一次神魔大战做准备。

每位神仙都认认真真的修炼,期望在万年内再提升一层修为。

阿诚也是如此。

他资历还浅,能否参与神魔大战还是未知,但他知道,明楼是一定要参加的,说不定还如往常一般,要做天兵的统帅。所以,他竭尽全力,努力提升自身修为,希望届时能与上神一起,站在战场上。

 

三千年时光匆匆而过,魔族果然打破了神魔之界的封印,妄图侵占凡间。

当魔界新当选的魔尊灼衍打破封印来到凡间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在这道封印背后,居然不是他们心心念念了几万年的凡间!

明楼上神花了三千年的时间,与其他几位上神一起,在神魔之界以外,开辟了一块空间,隔绝开了神界、魔界和凡间,预备着神魔大战时作为战场使用。

这样一来,神魔大战便不会波及凡界生灵。

这块空间,后来被称为“神魔之隙”。

魔尊灼衍带领魔族的几大魔王,在神魔之隙中肆意攻击,企图打破这个空间,进入凡界。

然而,一时半会儿,他们连半点裂缝都未曾撕裂。

而他们一开始攻击神魔之隙,天界众神便收到了讯息。

天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组织了天界大军,上神明楼果然被任命为统帅,带领十万天兵天将前往神魔之隙。

阿诚在这三千年里,修为猛涨,终于如愿以偿的与明楼一同奔赴战场。

 

魔尊看着神界大军前来,轻蔑的一笑。

就这么点儿兵,居然就想与我魔界大军一站?

哼,简直痴心妄想!

“你们天界,领头的是哪个?站出来让本魔尊瞧瞧!”

明楼立于天兵中间,仔细瞧了眼这个新任魔尊。

依据魔界的审美,估计可算优等了。

魔尊灼衍一头紫色长发高高束起,身着紫色长袍,只是那张脸却是不正常的惨白,额上还腮边还有若隐若现的紫色纹络。

见天界迟迟不出人来,魔尊轻蔑的嘲笑道:“怎么?天界领头的这么胆小?连面都不敢露,真是不知是哪重天的鼠辈!”

听到他的嘲笑和谩骂,天兵们却岿然不动。

天界兵将,自是以统帅的命令为准,统帅未言,他们自然不会妄动。

至于明楼自己,他活了几万年,怎会因几句话就沉不住气。

天界无任何反应,魔尊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直接命令魔族开战!

“我高贵的魔族子民们,让天界这群鼠辈看看我们魔界的实力!”

大战进行了七天七夜,魔族高层和天界上神均未出手。

这一战,最终天界略逊一筹。

天界天兵只带了十万,但神魔之隙连接着魔族,魔族可以源源不断的派兵补上,不得不出,就地利而言,天界已经失利了。

 

第二场大战,魔界和天界默契的派出了中高级将领,阿诚便在此场战役中上了场。

虽然他只有几千年的修炼时间,但也许是他天资奇高,也许是自小吃了太多圣果奇宝,他的修为在这短短三千年的时间里,以能与天界高等神仙匹敌。

他面对的是魔界的一个魔王。

明楼眼睛微微睁大,他认出,这个魔王,乃是螣蛇一族,而螣蛇,是上古六神之一。

可想而知,阿诚这次的对手,相当强大。

魔王看着面前是个清秀的青年,没一点神仙高深的样子,不禁有些爱怜。

“小家伙,你毛都没长齐,就敢来战场送死!识相的速速离开!”

阿诚眉眼一凛,摆出凌厉的气势:“请前辈指教!”

没等魔王反应,阿诚一拳推出,身子眨眼到了他跟前。

魔王来不及完全反应,只向后撤了半步,却被阿诚打中了肩臂。

阿诚下手很快,一拳得手,又是抬腿欲踢,魔王向前一步,左腿一弯,竟然柔韧到缠住了阿诚踢起的右腿!

阿诚想将右腿撤出,那魔王的左腿却缠的死紧。

他有些慌神,却尽量稳住心绪,运起自身灵力,全力抵抗身上高大的魔王。

然而他几千年的灵力怎么可能与魔王打持久战?

他分出心神思考如何逃开魔王的桎梏,忽然想到,这魔王虽为人形,左腿的柔韧却应是他原身的特性。

想到原身,阿诚稳住了心神。

压制住他的魔王嘲讽道:“小家伙,你还是再去修炼几万年再来吧!”

正要发狠力,被他制住的阿诚却一下变为原身,大吼一声,挣脱了魔王的控制,同时,将其扑倒在地,咬住了他的脖颈,撕裂了其颈部动脉,青绿色的鲜血流出,阿诚赶紧松了口。

这血液的味道,太难喝了!

然而,在他松开的同时,地上的魔王使出一下反击,一道巨大能量的魔力将阿诚重重的震出了十几米远!

明楼一直分心关注这边的状况,见到阿诚化身的那一刻,还为他的机智鼓掌,结果下一刻,阿诚竟然自己放弃了打败对手的机会,反而受到致命一击!

明楼飞身而出,牢牢的抱住了还是原身的阿诚。

阿诚吐出一口鲜血,明显伤的不轻。

那魔王遮挡着脖子的伤口,怒急,还要对着阿诚发力,被明楼一掌挡了回去,后退几十步,当场昏了过去。

魔尊灼衍眯了眯眼,看着方才出手的神仙,以及他抱着的那只……这是貔貅?

呵,天界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宝贝,真是令人嫉妒啊。

把貔貅抓回来放到魔宫吧。

-------------

魔尊,你在玩火~

阿许:果然没写到虐的地方╮(╯▽╰)╭

评论(36)
热度(110)
© 阿许 | Powered by LOFTER